开往大理的火车

Taken by Smartisan T1

Taken by Smartisan T1


去大理或丽江,绝大部分的时候是需要先坐飞机到达昆明,然后在昆明转乘火车或汽车。不过,现在的高铁也再见了,过两年就可以高铁直通了。
我选择的也是先坐飞机到昆明,然后再搭上过夜的火车去大理。只是我选择的时间比较奇葩,农历大年29的晚上。从决定要来一次旅行就往机场走,然后路上定下机票定下火车票还有下一天的住宿。这样的经历,应该真的能算的上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吧。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飞机到昆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半了,我的火车是晚上11:30的。因为这次突然的旅行是想让自己体验不同,所以在交通工具上面我都会选择公共交通,而且是那种最普通最便宜的。当大巴把我晃悠到昆明火车站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快11点,因为在路上用手机定的火车票默认用的护照,姓名是用的英文,所以在取票窗口无法取票。不过售票窗口的小姑娘很热情的帮助我,教我如何退票补票还要保障我本来定下来的位置是在的,不然我就得要站着一晚上过去了。急赶急得上了火车,这次大理之行算是终于快要到目的地了。

Taken by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 4.

Taken by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 4.

过夜的火车是因为春运原因临时加开的,所以硬座车厢里面的人还是非常的满。坐在我对面的是一对来自山西的小情侣,他们跟着男生的姑姑(坐在我的旁边)一起去丽江,因为过完年,他们就要结婚了。其实有一个现象,就是在路上的时候,很容易跟旁边的人变的熟络,如果在路上的时间越长这样的熟络的机会就约达。我自己是一个外向的人,喜欢跟别人聊天交流,在火车上面的人也都很友善,大家都会尽量的在这样一个路程当中找到一个可以友好相处的一种方式,所以我总是会主动的跟别人表达这样的善意,也当做自己可以了解一些不同的人。

就像座位是我对面的这对小情侣,很多时候跟他们聊天,如果话题是这个男孩子擅长的,我可以看得到他旁边的这位女孩子会用一种崇拜的眼神看着他跟我讲话。如果当话题回到了小女孩子本身,她会很经常害羞的低下头说话,或者是看着她旁边的男朋友用眼神向他求助。刚开始聊的时候,我还只是以为每次她用看着她男朋友不说话的时候是因为她不知道有些事情该不该说出来,但是后来才明白只是她有些害羞。我想,这就是他们两个人相处的一种方式。

后来到了半夜的时候,当小女孩子睡着了,这位男生会起身把自己的位置空出来可以让她睡的舒服一点,自己却会站在过道上面靠着座椅靠背眯着眼睛休息。每次我去抽完烟回来,他就会跟我闲聊一会会,然后困得不行的继续眯着眼睛休息。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半夜才始发的火车,所有人都是很疲惫的,包括我自己。可能是因为这次旅行的特殊,让我自己有些兴奋。当那位男生的姑姑开始睡着了,让本来就不大的座位几乎没有什么余地。我就拿着相机在车厢里面瞎晃悠,看能不能拍的点什么。

在我的记忆里,我上一次做绿皮火车是很小的时候了。都不太记得要去的地方,好像是去四川。记得那个时候的火车从武汉去成都要坐几天几夜,而我却会非常喜欢吃火车上卖的火腿肠。所以当我这次坐上这样的火车的时候,那种感觉是有种似曾相识的亲切加上一点点因为对未知不确定的一些兴奋。让我整个大理之旅的心态是非常的积极向上的,包括一路上要去面对的下一站和明天该怎样安排的事情。我平时做事情,都是会把所有的东西都安排好,还会有备选方案。但是这次的旅行,什么都没有安排也没有备选。在飞机上面还在想,我定的酒店有没有确认?下飞机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开手机检查确认邮件有没有收到。可当我拿着相机走在非常拥挤的车厢里面,对于接下来要去的酒店,第二天是去哪里都没有什么要担心的。只是心里面突然很清楚的知道,这次旅行想要达到的目的一定会达到,而且会比我想象中的好。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回国之前,根本就没有任何计划这样的突然走的旅行,让我在相机的搭配上面也没有任何的准备。加上是因为在火车上面,我也不太可能拿出包里面其他的相机让自己的相机变的不“安全了”。不过也好,在火车上面的那一晚,我也只能让自己不去考虑什么镜头搭配的问题的拍摄,更不会考虑ISO高感等画质问题。那天晚上所有的想法就是——“如果有想拍的,拍到了就好。”

记得上次跟几位长辈朋友去拍毛利人的部落神庙的木雕,我当时带着的是两台尼康单反机身,6只镜头,然后还加上一台富士X100s作为最后的备用。那次拍的照片差不多有8000张,可是我自己真正喜欢的可能10张都不到。这件事情之后,我开始慢慢的问自己,我到底是要怎样拍好?每一次很大努力的“反思”之后,结果总是很奇怪。知道我这次回国过年的时候,看到一本放在妹妹房间的书,上面的一句话让我觉得有意思。大概的意思是:“我们这些凡人总是过多的去在乎结果,而不是用心做好现在的事情,所以凡人终究是凡人。如果真的在乎结果,但是你可以做好现在的事情,那么你就已经不是凡人了。” 这句话听起来好像怪怪的,但是道理的确如此。我们因为内心的不够强大,或者是我们自己对自己不够诚实,总是会因为自己想要追求的结果变的浮躁,而忘记应该做好现在该做好的事情。而内心强大的人,他们可以追求结果是因为他们更加懂得要在现在这个时候该做什么,如何做好。虽然结果都是我们想要的,但是在乎不在乎这个结果就变得好像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你需要做到的和需要做好的。因为如果你做不到或做不好,太在乎结果只会让你迷失方向。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系列是用的CCD,大部分用户都很会吐槽ISO超过400就有不能忍受的噪点,而我那天晚上的照片几乎都是1600以上的ISO。如果严格的按照画质这个方面来说,这样的ISO对于CCD芯片出来的照片来说真的有些“惨不忍睹”。不过,我拍了我想要拍的,就足够了。当时在拍摄的过程当中,我的确是有担心画质这个问题,但是因为眼前看到的不同的想要拍下的场景很快就让我忘记了这个担忧。更多的是让自己享受在一次次按下快门的过程,更多在乎的是每张照片的本身。

当我自己站在火车过道上面回放自己的照片的时候,我自己能够感觉的到自己照片的风格在发生一种潜移默化的改变。这种改变不是突然的,而是一切看起来都好像很有趣的被安排着。

最近我给一个朋友看我拍的照片,问他有没有觉得我的风格有些变化。他的反应很直接,“没有啊,这一看就知道是你拍的,这就是你的风格啊。”那个时候我自己明白,自己能感觉的变化不是在照片的方面,而是我自己拍摄的出发点以及我自己拍照片的时候所在乎的东西。我经常有个习惯,会在flickr上面看自己以前拍的照片,看的越多越觉得自己以前拍的那些只是在乎“画面是否唯美”的想法很好玩,也会经常自己取笑自己。而最近这次去大理拍的照片,也许我还是在乎是否唯美,但是这个东西已经变得是最后一个考虑的因素了。

我经常哼一首英文歌,里面有句歌词大概的意思是“有三个字我说过太多,但是还是不够。” 这句歌词的意思大概也能间接的说明我照片在变化的一个方向,以前在乎太多唯美,但是还是不够多,因为需要去追求更深层次的理解和意义。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火车上面的人绝大部分都非常的友善,很多时候看到我的相机对着他们,他们也会回应的笑笑。所以在火车上面拍照片的感觉非常的好,也是我整夜都没有怎么睡觉的原因之一。

这里的照片都是用35mm焦段拍的,因为火车里面的确是拥挤,在有些时候觉得35mm还是不够广,可是我没有想着把包包里面的21mm镜头给换上。在很多时候,如果发现镜头不够广,我就让自己多思考一会儿,这个眼前的场景可不可以“剪裁”一点,问自己这个场景里面最重要的是什么。那么就用35mm的视角拍下被自己思考过、精简过的画面,35mm也是够用的。

在最近这几个月,我扫街的时候用的镜头是越来越广角了。记得之前我跟朋友们分享照片,还开玩笑迟早有一天我会用一只很广很广的镜头然后凑到别人的脸上拍照,估计要到哪天有谁受不了把我打一顿的时候我才会不去“贴到脸上拍”。 😛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没有睡觉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坐在我旁边,过道对面的以为小姑娘。她也是跟着家里人出来旅行的,想必也有跟我一样的些许兴奋。哦,对了,她是跟我来自同一个地方。她们家离我长大的地方就隔着两条街,步行估计就只需要10分钟。

在火车上遇到老乡这类的事情可能会发生,但是如果在一个离老家这么远的地方还遇到不只一个老乡,更何况住的地方离着那么那么的近也算是一种运气。小姑娘跟我说,她的爸爸在过年期间还要工作,不能跟他们出来旅行。我就安慰她说,她的爸爸在给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提供帮助,这样才有我们大家可以平安出来玩的机会。她自己想了想,好像是听懂了什么似得开心笑着。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刚开始的时候,也许她是觉得我这个拿着相机的怪蜀黍挺有趣的。后来她跟我聊天,两个人瞎扯了很多东西。从一开始我们聊她刚结束的期末考试怎么样,有没有拿到学校的“三好学生”的奖状,到后来她上小学的地方是怎样的,我也告诉她她学校门口买的“土豆片”小吃不错。包括跟她同来的一个表妹总是跟她抢东西吃,而且不听她的话。也会跟我说我刚刚不在座位上的时候,她吃了一个三明治,然后小表妹过来跟她。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小姑娘在我面前说的很多事情,都有一点点“小大人”的感觉。比如她会觉得她的小表妹做的什么事情是“小孩子气”之类的,总是我让觉得很可爱。因为我们这群长大的成年人,不也经常做着这样的事情吗?总以为自己别人多一点成熟或者是多一点智慧,然后想要去炫耀点什么。这种过程总会有,但是对于这位小姑娘来说,这样的状态是值得她珍惜的,如果哪天真的长大了,认识到社会更多了,变得不这样小孩子气的话,可能就不太好了。人嘛,有些小孩子气才有意思。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小姑娘的母亲在开始是睡着的,小姑娘一直跟我聊了很久,她的母亲醒来看见她跟我聊天,就很警觉的问我很多问题。估计她发现我这位“怪蜀黍”是老乡之后,就没有那样的警觉的加入我们的对话。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跟这位小姑娘聊了好久之后,让我想起远在北美的妹妹。我记得小时候我也总是嫌弃她这里那里做的不够好,嫉妒她仗着外公溺爱她总能从我这里占到点什么便宜。这样也就不难解释我那天晚上跟妹妹发信息跟她说我在去大理旅行了。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小姑娘说家乡话比我标准许多,这点让我非常的汗颜。很多时候我想表达一点东西却不得不用普通话,然后也带着她说普通话。

家乡话我的确是忘记的差不多了。工作的时候是英语,身边如果有华人朋友用的也是一些普通话。我的家乡话,在很多跟老妈打电话的时候被“质疑”的问我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

小姑娘在我去车厢抽烟区的时候躺在她妈妈的怀里睡着了。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到了后半夜的火车上,非常的安静,就算是没有睡着的人也好像很怕打扰到其他睡着的人们。而这样的人与人之间的尊重,好像在其他地方却很难看到的那种尊重。我不知道是不是以为快过年了大家都想着家,还是因为云南这个地方的人们都非常的尊重别人。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我看过很多外国的摄影师拍摄中国“春运”的照片,他们总是用一种不太能看透的眼光去观察,拍出来的照片大部分都是表现的拥挤、焦急、盼望。我想,对于大部分中国人来说,春运这个东西更多的只是简单表达“家”这个概念而已。其他的所有表现方式都是来源于这个的延伸。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我以前是不喜欢火车这个工具的,因为过程太拥挤。我很多做火车的经验就是从开始排队准备检票的时候我就被人插队、推搡、拥挤,好像大部分人都照担心火车马上就就要开走了,而且位置也会被抢占了。我在最开始的理解是因为中国还是属于发展中,很多公共资源的分配不均匀。这样让很多人不能够享受到足够的公共资源,所以春运的时候抢票,上车的时候抢座位,排队的时候插队等等现象。但是到后来发现现在中国的公共建设真的做的不错了,在很多方面比发达国家还要好,比如铁路和高速公路就是。

那么为什么我们还是会这样呢?我想是因为“不安”吧。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这次回国,我却坐了很多次火车,特别是高铁。武汉作为中国的一个交通枢纽,高铁这个方面的投入是非常的大,让我在今年的行程方便很多。

每次要乘火车的时候,我没有着急着去排队,而是等大部分人都过了检票我就不慌不忙的通过检票、下站台。当到了站台的时候,我会点上一根烟(当然如果是高铁的话是必须要在这个时候点上一根烟的,因为高铁上面不允许抽烟。),然后慢悠悠的走到自己的车厢,灭烟上车。当我上车的时候站台上一般都没有人了,但是火车离开车还是有一段时间的。所以,这样的过程让我自己不像以前那样讨厌坐火车了。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在刚进昆明火车站的时候,就感受到了昆明这边的安检非常的严。还没有到取票窗口我就过了两次安检,拿完票进去又过了两次安检。后来是我到了大理之后跟新认识的朋友抱怨这里安检怎么这么繁琐,人家告诉我说前一段时间昆明火车站发生了砍杀的恐怖时间。我再回想起刚进站的时候那边有着全幅武装的特警们,也觉得他们挺辛苦的。

从我上车不久,我就拿着相机拍东西。也是是因为我的穿着跟一般坐硬座火车的人不一样,所以我从一开始就被列车员有着“特殊照顾”。他们说要登记我证件的理由是因为每个车厢要选两个乘客作为监督他们的工作,但是我自己看的出来他们是把我作为一个重点“照顾”的乘客。特别是当我看到另外几个车厢里面被选中的“监督员”乘客要不就是头发染得看不懂的颜色,要不就是穿着像是电影《古惑仔》里面的那种时尚,我也笑笑自己很幸运的被选中。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到了凌晨的时候,火车进入了深山的地方,气温下降的很快。所以我放弃了要在火车上睡一会儿的想法,列车员也在差不多的时间调了空调的温度。大部分的乘客都已经睡着了,睡姿也是各种各样的,备用的相机电池也用完了,我就站在过道上面抽烟,看着窗外的漆黑胡思乱想。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这会儿列车长巡视的走过我,看到我手上的相机就跟我攀谈起来。他虽然有些不礼貌,但也没有什么冒犯的意思,但是也表露出一些担忧。他问我拍照片的用途是什么,我慢慢的跟他解释这只是一个我的爱好,我一直都喜欢拍这样生活中的东西,然后给他看一些我平时扫街的照片。他后来知道我的目的,但是也不忘叮嘱我,说就算是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下来,他们也需要一层层的申请,也需要得到他们列车工作人员的同意和“配合”。所以希望我的照片也不要到处乱发,不然要是有点对于他们工作有什么影响就不好了,毕竟他们是希望列车可以安全的把每个人送到最后的目的地,而且他们的工作难度也是很大的。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列车长的那几句听似简单的话,也透露出来咱们中国的一些基层工作人员的共同心理。我们是想要做好自己的工作,维护好社会的稳定和安全,所以可能如果我们有些工作并没有做的特别好的时候,你们这些拍照片的就不要那么不负责任的曝光到网络上引起更多的不和谐。而且他们真的在很用心的做好他们的工作。

比如我站着抽烟的地方是两节车厢的连接处,我每次过来看到烟灰缸都是被清理的干干净净的,有些时候我两次抽烟中的间隔时间只有半个小时,但是都一直是很赶紧。就连抽烟区的地板经常有些人会弹烟灰或者是扔烟头,都被清理的很及时。晚上气温的下降,列车长是一节一节车厢的调节车厢的温度。这些都是我能亲眼看到的他们。

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我在微博上面说列车长对我说话在刚开始的时候不礼貌,或者我就直接“断章取义”的说不礼貌的事情。就有可能会有无数的“键盘党”在网络上把这个事情变成一种变了味的舆论,这样的“键盘党”也许真的是现在这个社会的一个奇怪存在的群体。他们并没有真正的认识到事情的真实或者他们根本就不关心事情的真实性,他们就可以利用“道德”、“国家”、“民族”这些至高无上的一些词汇加上他们的充分想象力就能把一件本来没有什么问题的事情变成了一个不能收拾局面。这样煽动性的词语会让很多内心善良的民众变得不去理解,或者是跟着一起“仇视”。现在网络上面的大部分“攻击性”的事件不就是这样出来的吗?很多时候我们不仅仅需要学会思考,更多的是需要多自己去亲身经历和设身处地的去体会。换句话说,也就是对于自己、别人还有整个社会多一些尊重。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就像坐在这趟列车里面的每个乘客,他们都有着自己的目的地。不管是像我这样为了旅行的人还是像大部分是为了回家跟家人团聚过春节的人们,大家的目的都很简单,都是为了到达下一站,而我们有幸能够在同一辆火车里面同行,已经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了。

我以前在微博上看到一个人说的一段话,“往往在微博上面吵得最凶的人都是那种纯粹的要让别人不得安宁的人,他们可能出发点或者目的只是很简单的想让自己成为这个舆论的一个热点。” 炫耀、或者是那种自豪感总是会让本来很简单的事情,变成一种根本不是同一个味道的发展,这能不能算的上是佛教里面说的“贪嗔痴”的一种?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我有一件T恤衫上面只有“贪嗔痴”三个字,而这件T恤衫是我很喜欢的一件。每次我自己感觉的到自己有浮躁的时候,我就会从衣柜里面找出来穿上来“取笑”我自己。这样的一种简单的方法,对于我自己来说是很管用的,也许是我自己也在成长、也在慢慢的变得成熟、慢慢的开始懂得自己,但是这种简单的方法能够带来的疗效,是需要一个过程的,这个过程就需要时间。在最开始我喜欢这件T恤衫的时候,我可能能给自己带来的提示会很少,但是越到后来这种自己对自己的提醒确越来越深刻、越来越踏实。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我总是会乐此不疲的把这样一种面对“浮躁”的方法和模式跟自己身边真诚的朋友分享,也包括在这里很认真看我博客的朋友们。对于浮躁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跟自己说不要去想那么多的结果,因为你的能力还没有到达你想要结果的时候,但是不要放弃追求的努力,多去思考一下自己的梦想。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中国互联网因为一些原因相对于其他的互联网比较特殊,很多情况往往让我觉得很奇怪。比如在微博上还有现在微信的朋友圈都是很多“心灵鸡汤”,这种鸡汤会受到很多人喜欢。最主要的原因是好像真的给了大家一种“提示”的作用,我相信大部分刚开始看到鸡汤的人都是那种“被打鸡血”的兴奋,好像是过完今晚“梦想”就要快实现了,或者是突然看到了一种很伟大的未来。但是实际结果却是,看完鸡汤睡了一觉之后,鸡还是鸡、汤还是汤,而看的人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这也是我现在已经很少看微信朋友圈,也很少去微博上面过多的耽误时间。更多的是我把这些时间花在我的这个博客上面,每一张我想要分享的照片,没一篇里面的文字。虽然我不是一个很好的写作者,但是我尽量用我的表达方式去真诚的说出我心理面想的东西。我的微博或朋友圈的确是有很多的“观众”,可是我知道可能大部分人喜欢更多的是“简单和直接”的“鸡汤”,真正想要去找有用东西的人却很少。这样的情况可能会在我们这个社会存在很久,但是也会慢慢的在改变,就像正在看这些文字的你们。也许很多变化是从你们开始的,现在也许看不见,过了一些年后再回想,也许是everything make sense.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这次回去旅行,有一段行程是从武汉飞广州的。当时飞机在武汉因为空管原因延误起飞了两个多小时,我虽然很少经历国内的这种航班延误,但是我在上飞机之前的时候拿一本实体书在手上。因为飞机要起飞不许开手机,但是有因为飞机起飞爬升的时间也最少有个二十分钟,对于我自己来说这也是一个很珍贵的“碎片时间”,我拿来看实体书的确很好。

那天我在飞机上面坐着,飞机广播里面一遍又一遍的说延误的通知。我继续看着书,书名叫做《旅行的艺术》,一本文字上面造诣很深但是很少探讨到旅行实际的东西。飞机上面有些乘客开始不开心了,因为是午餐时间,飞机开始派发航空餐,大家还是很不满被延误的“困”在飞机上,空姐们就是他们在那个时候唯一能发泄情绪的渠道。前排们的乘客都会用各种语气或者是语言来“发泄”他们自己的不爽,甚至会说你们这趟飞机会耽误他很重要的事情之类的。当送餐送到我的时候,我很礼貌的说我不想吃东西,但是想喝点冰水,不要多只要半杯就好。空姐说只要半杯?我就半开玩笑的说,“对,只要半杯,这样我喝完就有可以麻烦你倒半杯,你们麻烦了我可能就可以发泄掉我这困在飞机上面的情绪。” 当是我说的时候带着一个坏坏的笑的语气,空姐和坐在旁边乘客都跟着笑了。奇怪的事情就开始了,从我们这两排开始,我们都会跟空姐们说“谢谢”、“麻烦你了”之类的礼貌,他们一路往后排发食物的时候,这样的礼貌一直都延续到最后一排。

这个现象还是我下飞机前,我走到舱门的时候那位派餐的空姐跟我说的,她说谢谢,因为我的一句玩笑让我身边的乘客会跟着礼貌,然后一直延续到最后面的乘客。很少见到航班上面的乘客可以在延误这么久的时候氛围可以这样好的,她说谢谢我做了一个带头的作用。

当我走下飞机,去办理因为这趟飞机延误了下一班飞机的换航班手续时候,我在想其实我并没有故意做到什么,只是想在那个时候给那位空姐解个围,因为飞机延误这种东西本来就不是因为他们工作人员的原因。如果了解中国航空管制体系的朋友可能会知道,这些只是一些问题需要很多努力才能有改善的。那么我们这些乘客能做的,就只是尽量让自己在当下的心情好一点就够了,也不要去怪罪一些没有必要怪罪的他人。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当火车快到大理的时候,自己也觉得这次旅行自己想要追寻到的东西开始得到了。也就是我每次出去旅行想要锻炼自己的一点——收方自如。这种状态慢慢的变好,也可以形容说是这种能力的等级在提高。我工作的时候风格是对绝大部分的事情都是有着非常强大的控制欲,如果分配给别人做的事情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达到规定的结果,我会很pissed off。这种状态多多少少的也影响到自己的生活方式,在我出行之前我自己可以明显的感觉得到我对身边的人也越来越这样的去要求。这种状态对于工作也许是好的,可以说对于我们这个行业来说是适合并且需要的,但是对于个人的生活上来说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首先是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不容易,自己都有自己需要去面对的事情,当你自己做好的事情就要用同样的要求去“框”在身边人的头上,会让别人一旦做不好的时候从我这里得到不好的回应,很多时候哪怕是别人真的尽力了。所以,当我自己明白了这样一个问题之后我对身边的人,特别是那些我自己在乎的人多了很多包容,换句话说是用一种不同的态度去面对。如果一件事情没有做好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我可以尽量的让自己多强大一点多去分担一些,然后跟着他们一起面对,陪伴着他们一起去成长。这样的态度,我自己也变得多收获了很多开心和幸福,更多的是身边的人会觉得更加舒适的跟我相处。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Leica M9-P with Leica 35mm Summicron F2 (Version4)

如果很多事情都从我们自己开始做好,所有事情都会往好的方向发展,而且只会是有好的结果去收获,那么是不是说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或结果就会容易一些呢?

PS:大理的照片整理完了,现在只是需要安排一些时间来写博客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