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摄影的,记得保持点孤独。

He prays to thee.

He prays to thee.

了解我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我有一个街头摄影的主题:“低头族”。很多人看到我拍的这个主题的照片的第一反应都会觉得我是在讽刺我们不管做什么低头看手机的习惯,其实我真的根本没有这样的意思。当然,我也在很多时候在不同的地方和场合都会解释这个事情,但是很多人看到还是觉得我是要去“揭露”点什么,“反应”点什么,要不然怎么是“纪实”类摄影呢。

也许是很多人看到很多纪实类摄影的大作、或那些著名的纪实摄影师拍的好片子都是要反应个什么,或者要揭露点什么。然后就会天然的觉得绝大部分纪实类的东西都是需要表现点“正义”的部分,其实不是这样的。纪实,就只是一个记录,更多的是关乎于摄影人的情绪和眼力,当然还有勇气。其他的,都不重要的。任何一张照片意义,在按下快门之前就已经决定了,至于观看者怎么看,摄影人不需要去考虑;摄影人要考虑的只是下一张还是要尽量遵循内心。

我有一位很喜欢的日本摄影师:滨谷浩(1915-1999),一位玛格南合作成员。很喜欢他说的一句话:“作为一个摄影师,也作为一个人,我需要定量的孤独,所以我住在这里,离东京一百公里的郊区。我喜欢有时面对城市和人群,但我需要距离。” 摄影这个东西,是个很玄的东西。一张好照片背后需要的不仅仅是摄影师对于光圈、快门、ISO的了如指掌,更多需要的是你是怎么看这个世界的。说到底,是你自己怎么看自己以及看到自己跟这个世界的关系。看到没?玄不玄?我自己写完上面这段话都觉得“玄”。这也是摄影给我带来的乐趣之一和动力之一。如果你暂时还不同意这个观点,没有关系,也许以后你可能会理解,当然,我也很有可能是错的。

“需要一定量的孤独”,重点是要在适当时候把自己从自己惯性的世界里面抽离出来,让自己贴近自己的内心,最起码是要去尝试寻找自己的内心。(又说“玄”了。:P)

在生命这个旅程,是一个有尽头的单行线。不管你喜欢不喜欢,这就是已经规定好的。就算你在尝试着减缓到达终点的速度,最后你还是会冲过那个终点线,不管你是用什么心情对待终点,你终究会在踏上终点线的那一刻倒下,并且什么都带走不了。既然是条这样的单行线,与其纠结太多结果的样子是什么,还不如把这个过程中的自己可以不断提到不同的层次,尽量在不同的时候都要追求比在之前有进步,只有这样当踏过终点的时候,你知道你自己在终点和起点之间的层次差别比起时间的差别更重要。

算逑,不说玄的了。

说回低头族。别看很多人在很多时候低着头看着手机,就算身边有自己亲朋好友也不愿意交流,感觉是一种可怜的孤独。这种观念是错的,因为他/她跟整个世界链接着,他/她的注意力通过几寸的屏幕已经延伸的很远很远了。这些人看似孤独,可能也是很需要真正的孤独一下。你可以看看自己作为例子来分析一把。

这篇文章前面的配图是我在墨尔本的St Paul’s Cathedral大教堂拍的,当时唱诗班在唱着优美的诗词,而他都是一直微笑低着头的认真的听着,有时候会跟着哼一下,有事手指头在座椅靠背上敲打这节奏。那个时候我还被这个宏伟的教堂给吸引住了,那些富丽堂皇的装修,各种各样的颜色,还有在唱着的诗歌,我的脑袋都在应接不暇的处理着不同的信息。可是当我注意到他的时候,除了他之外,其他的东西都不能打动我了。

然后我就不断的观察他,并且找不同的角度去拍他,两台数码相机拍了有几十张,而一台胶片机里面的半卷胶片也被用来拍他。我知道我这样做也许对于教堂的礼仪,或者是对他都有些不尊敬。可是我当时真的只是想要记录下这个场景,因为这个场景是真的让我感动。

当我的胶片机拍到那卷最后一张、我过卷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下我,脸上带着那种钱钱的微笑,但是眼睛里面却能感受的到他那强大的内心所带给他的能力。那个回眸,比跟一个女神四目相对更有力量。他看着我,跟我点了下头,虽然他什么也没有说,但是我能理解他想让我也可以好好享受一下那一刻的美好。

我放下相机,闭上眼睛认真的听着唱诗班的歌唱,虽然很多他们唱的东西我没有听懂,可是那一刻,我感觉得到了一种或是很多种无比强大的力量。

两天后,当我在离开墨尔本的飞机上,我的父亲因胃病正在做着胃部切除手术。当我下了飞机收到妹妹给我的微信说“手术结束,一切都很顺利。” ,比起之前一段时间的难过或担心或自责,心里却很平静。父亲一直都是一个很坚强的人,他从来不希望我会担心他,而我以后要做的不是过于担心他,而是让他可以对我的担心少点;就算我以后可能会比以前担心他,但是至少,我要让他感觉的到,他不用像以前那样担心我了。至少这样子,他才可以多一点考虑他自己,而我,是需要继续成长的。

思绪、挂念、启发、心情、矛盾、等等,重要也同样不重要着。

很多时候,需要做的是让自己放空,让自己跟自己接触,跟自己说说话,然后感受自己。保持一点孤独,是很有作用的。

那就多去感受吧!

喜欢摄影的,记得保持点孤独。

其实不仅仅是喜欢摄影的人需要点孤独。

One Comment

  1. Reply
    Enning December 16, 2015

    Great shot. Wish your father getting well very soon.

Leave a Reply